综合资讯

陕西榆林数千狐狸因煤矿炮声发狂 一年内死亡

时间:2014-8-2 9:59:58  作者:本站整理  来源:网络  查看:20  评论:0
内容摘要:养狐场称因旁边煤矿常年制造基建声炮声,致使习惯白天睡觉的狐狸受惊吓后发狂相互撕咬煤矿称“来自公司的噪音低于其他方向”,养殖场出现扑笼、自咬、吃仔等现象另有缘由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因有鉴定确认噪音惊扰了同区域一家养猪场的猪,煤矿曾赔偿了4968万1997年...
养狐场称因旁边煤矿常年制造基建声炮声,致使习惯白天睡觉的狐狸受惊吓后发狂相互撕咬

煤矿称“来自公司的噪音低于其他方向”,养殖场出现扑笼、自咬、吃仔等现象另有缘由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因有鉴定确认噪音惊扰了同区域一家养猪场的猪,煤矿曾赔偿了4968万

1997年,作为榆林市招商引资项目,榆阳区特养种狐基地落户金鸡滩镇郭家伙场农贸小区,发展至今,已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种狐养殖基地、国内知名的皮张示范场。正在基地准备扩大规模之际,却因为一家煤矿的出现,被逼入生存的夹缝……

1

贷款扩大养殖规模 同一年养狐场遭遇“不速之客”

自然界中,狐狸是异常狡猾的野生动物,不仅感觉敏锐,对环境亦十分挑剔。能在人工条件下把狐狸养成功,不花费工夫和气力,是无法做到的。

“我最早是从8只狐狸起步的,开始在家里养,当时的榆林市常务副市长听说后,和主管农业的副市长专门找到我家,希望我把这个产业做大,我想,就试试吧”,养狐场负责人刘虹说,1997年作为招商引资项目,养狐场落户在了郭家伙场。“郭家伙场当时是市上设定的农贸小区,不仅有养鸡的,还有养猪的,感觉在这里搞,心里踏实。”

“最初很艰难,合伙人不到一年都跑了,我硬坚持下来了。”刘虹说。

经过不断摸索,养殖场规模逐步发展壮大,位于榆林榆阳区郭家伙场的这片养狐场,成了西北五省最大的狐狸养殖基地,先后被榆林市政府、中国农科院确定为“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西北兴农养殖基地”,并成了西北地区最大的皮张示范基地,农业部等国家相关部门的领导都曾来视察过,1998年2月还被央视《新闻联播》报道过。最红火的时候,基地里容纳了近两万只狐狸,在国内特种养殖行业中赫赫有名,同时也是当地重点农业龙头企业。

慢慢上了轨道后,2011年,刘虹贷款1500万元扩大种狐养殖规模,不仅购置了15000个产箱,还从宁夏选购了优良的银黑狐。可就在这时,榆林市榆阳区泰普煤业有限公司常家梁煤矿(以下简称“常家梁煤矿”)在距离养狐场不足500米的地方落户,同时带来的还有响不停的基建声和炮声。这些声音不仅“惊醒”了刘虹,也让养狐场开始陷入生存困境……

2

旁边煤矿基建声炮声频繁 养狐场称吓得狐狸相互撕咬

据养殖场工人们回忆,当年7月,这家煤矿开始基建,狐狸的习性为“昼伏夜出”,白天睡觉时常因基建声、炮声受到惊吓,进而发狂相互撕咬。

养狐场的工作记录中,述及因煤矿建设产生的震动以及噪声惊吓了狐狸的比比皆是。如“早上8点左右,巨大的炮声又开始了,受惊后不少狐狸在笼中转圈,咬尾巴、咬后腿……下午统计死仔狐两只,母狐3只”(2012年1月);“下午榆阳区政府吴××等3人参观狐场时,听到4下惊天动地的炮声……”(2013年2月)。饲养员尹相才说,狐狸受惊后会发生撕咬,有的会被咬死,被咬死的狐狸皮无法成为商品,只能丢弃;而种狐受惊后,会咬死自己的幼崽。7月17日中午,华商报记者采访过程中,也看到了饲养员所说狐狸受惊后撕咬的景象。当天中午12时16分和24分,随着地下传来“嗵嗵”两声,狐场内瞬间骚乱,几只小狐狸疯狂地撞着铁笼,互相撕咬。在养狐场冷库内,华商报记者也看到了大量尚未处理的死狐,其中很多还是不到一尺长的幼仔。养狐场生产经理高敏宁说,由于煤矿的存在,几乎每日都有伤亡,如今已有数千只狐狸死去,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场子就完了。

“光今年受煤矿炮声惊吓死亡的种狐已有662只,再这样下去,狐狸非慢慢死光不可”。养狐场负责人刘虹说,自2011年起,由于煤矿基建、放炮以及不时响起的噪声,每年有数千只狐狸死于惊扰,如今,快撑不下去了。

3

针对煤矿噪音有三份报告 两份数值都“有损神经”

针对养狐场的说法,常家梁煤矿办公室主任常明钊说,煤炭施工,使用炸药不可避免,但放炮地点在井下,距离井口有470多米,且一天只放一次,一次也就一两卷炸药,“一卷只有250克”,故不会对养狐场造成惊扰,更不会因为炮声、噪声等影响到养殖场的狐狸大量死伤。

就该矿放炮所用炸药,华商报记者通过榆林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找到了其购买炸药的公司。据该公司董事长许某证实,常家梁煤矿用的是乳化炸药,其炸药用量,“每天不到1吨”。面对这个事实,常明钊又说,放炮在每天早8时到下午5、6时之间,并不定时,至于一天要放多少次,需要看工作日志,但“日志都在井下”。

为让养狐场走出生存困境,刘虹曾先后向榆林市榆阳区环保局、市环保局、区煤炭局进行反映,但一直未有改观。

对“查处”一事,榆林市环境保护局环保监察支队队长周培斌证实,今年该局曾在3月25日前往当地进行了调查。

在周培斌提供的调查报告中,执法人员在养殖场南墙即与常家梁煤矿最近处,用声级计现场测试显示,噪声分贝值仅为39.5-42.7。不过,对这次执法,养狐场职工至今满腹怨言,工人说,执法人员到养狐场后,“煤矿就跟被预先通知了一样,从早到晚,风机不响,也未放一炮,可第二天,又是炮声隆隆,风机噪音不断。”

而养狐场委托西安圆方环境卫生检测技术有限公司进行的噪声监测显示,常家梁煤矿放炮时的分贝值均超过了73,而百度百科显示,噪音在60~70分贝之间就有损神经。

此外,常家梁煤矿在今年4月委托榆林市环境监测总站做的“榆环监字(2014)第226号”监测报告上,其监测结果一栏则显示,在“煤矿放炮时”养殖场南墙外(砖地面)的昼间振级为63.7分贝。该测试地点与之前市环保局查处报告中所测试噪声的地点相同,同样是环保检测总站所测,也比之前查处时所测的分贝值高出了近一倍。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