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财经

浙江金华两药企为百万借款起纠纷 十年诉讼仍无果

时间:2018-9-4 15:59:19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32  评论:0
内容摘要:浙江金华市两位医药企业为一笔百万民间借款,三番五次对簿公堂,已诉讼10多年,至今仍未见分晓。一方称为利益,一方称则为荣誉。借贷担保引发官司这起民间借贷纠纷主角是浙江省金华市两位医药企业负责人。浙江大宇医药公司(以下简称大宇)法定代表人陈某民说,2007年下半年,金华市九德堂医药连...
浙江金华市两位医药企业为一笔百万民间借款,三番五次对簿公堂,已诉讼10多年,至今仍未见分晓。一方称为利益,一方称则为荣誉。

556733017341924884

借贷担保引发官司

这起民间借贷纠纷主角是浙江省金华市两位医药企业负责人。浙江大宇医药公司(以下简称大宇)法定代表人陈某民说,2007年下半年,金华市九德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德堂)法定代表人张某鸣找到他,称手头有笔闲钱,想做点投资。陈某民想到做投资生意的卢某华。在陈某民牵线下,2007年11月8日,九德堂借给做民间借贷生意的卢某华100万元,约定月息2分,借款时间6个月,由大宇提供担保。

陈某明说,记得当时只写下一张借条,复印3份,借款担保期半年并特别注明“逾期概不负责”。“张某鸣拿到担保书后,跑到楼下办公室,盖了我公司公章。跟我公司办公室主任说,是我同意的。借款人卢某华随后把两份复印件都带走。”陈某明说。借款合同到期后,卢某华只支付张某鸣12万元利息。“张某鸣跑来找我说卢某华没钱还他,叫我再担保一下。”陈某明陈述说,他不愿意再次担保,并责怪张某鸣为什么不及时收回本金?

张某鸣法律顾问朱某勇称,是卢某华当时资金困难,要求延长半年并签订《延期借款合同》,但大宇医药不同意再次担保。此后,卢某华因一起借贷无法收回,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债务。

“借款合同”被指造假

见到九德堂提交那份《借款合同》时,陈某民称是假的。“法院文书送过来时就发现借款合同假的,没有形成过借款合同,签名模仿我,模仿痕迹很明显。”陈某民对送达文书的法官说,作为关键证据的《借款合同》系假造。陈某民说:“当时合同上写的是借款6个月,担保也是到同样的时间。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特意加上一句‘逾期概不负责’,所以印象很深刻,绝对不是现在这一份。”

浙江厚望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鲁某升认为,根据《担保法》,该案担保期限为6个月,且大宇不同意延长担保,大宇公司担保责任为6个月。此后卢某华与张某鸣延长《借款合同》与大宇公司无关。因此,大宇无需承担延长责任。

随即,金华市婺城区法院把这份《借款合同》委托金华某诚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一审、二审法院采纳该鉴定所鉴定意见。大宇败诉,并被强制执行偿还本息200多万元。大宇1500万固定资产被查封,银行贷款被收回,企业被迫关停。

法庭上冒出“借款合同”

就在九德堂悄无声息地做诉讼准备时,大宇疑蒙在鼓里。老友翻脸闹上法庭,陈某民很懊恼。他在法庭上称,当时太草率,3份原始借款借条,竟未留下一份,为以后官司带来不必要麻烦。“确实是一式3份,觉得这事跟我没多大关系,当时就放在卢某华那里。”陈某民在法庭上陈述说,谁知借款期到后,卢某华又跟九德堂签订延期半年借款合同,但那份延续借款合同始终不露真面目。同时,将他手上两份原始借条还给九德堂。

在起诉前一周2010年4月23日,张某鸣来到大宇医药找陈某明,卢某华也被叫了过来。陈某民提出把借条拿过来看看。张某鸣说借条在会计手上。后陈某明一直没有见到那份原始借条,他见到是“借款合同”。2010年5月5日,九德堂向法院起诉,要求卢某华和大宇偿还本息。接到法院送达文书时,陈某民傻了眼:由他担保的借条被改成“借款合同”,担保期限由半年“延长”到两年。

按照法律规定,担保期从借款人还款到期日(2008年5月8日)开始计算,也就是说,九德堂医药起诉日子(2010年5月5日),是在大宇医药担保期(2010年5月8日)结束前3天。为此,陈某民特地找到卢某华,索要原始借条。卢某华称,在起诉前,张某鸣就把另两份借条给拿走。“张某鸣说反正已经过期就给他。”也就是说,原始借款凭证只剩下九德堂手上那份。

5家鉴定机构鉴定结论不一致

2013年2月,大宇公司不服,经金华市检察院提出检察建议。金华市中院决定再审。这起借贷纠纷焦点在担保期的真伪。第一次开庭,作为借款人的卢某华提供证据证明只有欠条,没有《借款合同》。第二次开庭,卢某华委托律师出庭,阐述一审时的观点。第三次开庭,卢某华选择直接出庭作证:只有借条,没有合同,《借款合同》是伪造的。法院再次委托国内司法权威鉴定机构——西南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中心提取《借款合同》上卢某按捺的指纹,并对“浙江大宇医药有限公司”印章生成时间做了技术鉴定。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送检《借款合同》上卢某华署名字迹处押名指印,不是卢某华指纹捺印。

2013年1月8日,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在审查大宇与九德堂借贷纠纷申诉案件中发现,“2007年11月8日”签订《借款合同》,主要证据涉嫌伪造,为此发函,将该案移送到江南分局受理。同年2月18日,江南分局委托金华市某物证鉴定所,对送检材料中“第四条保证条款”最后文字“保证期限贰年”,与“第四条保证条款”中其他文字是否一次性打印形成进行鉴定。2013年4月22日,检验意见为:送检材料中,“第四条保证条款”最后文字“保证期限贰年”,与“第四条保证条款”中其他文字,不是一次性打印形成。由此说明,九德堂出具的《借款合同》系造假,公章系伪造,应依法追究九德堂医药法人代表张某鸣责任。

2013年 10月14日,金华中院作出再审判决:对原判进行改判,再审法院以大宇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已超约定担保期限(六个月),不承担延长借款担保责任,撤销金华市中院(2012)浙金商终字第109号民事判决和(2012)金婺商初字第83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及诉讼费负担部分。这份迟来的判决,让陈某民舒了一口气。

九德堂不服中院再审判决,向高院申诉,2015年1月20日,高院裁定提审该案。高院作出的终审判决让陈某明倒吸了一口凉气。陈某民说,2015年1月27日,高院立案,同年

31118747154060467

3月6日审理,在无新证据条件下,2015年7月7日,高院作出判决,撤销金华市中院再审判决。

《延期借款合同》浮出水面

陈某民称,无法接受高院截然相反的判决,现在不是钱的事,是为名誉而战,大宇公司因担保拖累被迫关停,几千万资产被查封至今,自己已心力交瘁。尽管如此,陈某民还是没有放弃,深信真相总有露出真容那一天。而一份迟来的《延期借款合同》浮出水面,似乎又让陈某民看到希望。陈某明说,该《延期借款合同》是张某鸣交给法院的,至今才被发现。可以戳穿和印证张某鸣伪造《借款合同》的原因。陈某民认为,首先是戳穿《借款合同》“签约时间”的伪造真相:他绝非真正于2007年11月8日所签,因为这份《延期借款合同》是到2009年3月张某鸣才叫卢某华签的,且《延期借款合同》下署“2008年5月8日”也是张某鸣2009年3月份签订该合同后伪造加入。

2013年4月28日,作为这笔借款当事人的卢某华,在接受婺城区检察院询问时说,那份(2007年11月8日《借款合同》),签名和指印都不是我的,没有在改合同上签名和捺手印。他在接受江南分局调查情况时也是如此表述。

392925740104609763

陈某民说,《延期借款合同》是在卢某华支付12万元利息后,一时难以偿还本金情况下,张某鸣同意延期归还借款,并与卢某华重新签订《延期借款合同》。约定新借款期为一年,月息按2分计。没想到,在第一期6个月担保期限结束后,陈某明不再同意继续为卢某华延期借款提供担保。鲁邦升律师认为,张某鸣一开始刻意隐藏《延期借款合同》,继而编造一份《借款合同》根本目的是在借款人卢某华资金链断裂后,在自己100万元借款面临打水漂情况下,才伪造这份《借款合同》,希望把损失从这笔借款最初担保人身上这捞回来。

金华地区两个医药界大佬,为100万元民间借款打10年官司,仍不见分晓。此事将继续予以关注。(钟平)

来源: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0672.html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