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阳煤吉天利倒闭真相之五:掌门人王自学设局监守自盗

时间:2018-9-26 10:54:29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防止国资流失”一直是事关国企的焦点问题,要牢牢守住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条红线,也更加引人关注。然而在阳煤集团吉天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煤吉天利)却存在着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乱象。据阳煤吉天利知情人士透露,作为阳煤吉天利“掌门人”的...
“防止国资流失”一直是事关国企的焦点问题,要牢牢守住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条红线,也更加引人关注。然而在阳煤集团吉天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煤吉天利)却存在着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乱象。据阳煤吉天利知情人士透露,作为阳煤吉天利“掌门人”的王自学本应履行好“看家”职责,但其却把侵吞国资当成日常“工作”来做,为此绞尽脑汁,奇“招”不断。

冠冕堂皇的技术改造“背后”

阳煤吉天利于2014年成功建设了中国首条铅蓄电池清洁生产闭合循环产业链。这个项目是国家电子设计院规划、设计,历时6年,调研全球九个国家、全国十多个省,组织国内外专家反复论证后成功落地,全程跟踪咨询费用共计120万元。

1122.jpg

\

\

而在全套进口设备尚未试运行验收的情况下,阳煤吉天利原董事长王自学不顾原设计单位反对,不顾意大利公司拥有专利技术、成熟案例和全套进口设备还未试运行验收的风险,不顾上报环保部门未批复的情况下,擅自改变原工艺,花费725万元的“天价”技术咨询费“力邀”北京辰极国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辰极国泰”)对该项目进行技术咨询。后期,阳煤吉天利和辰极国还签订4700万元的“天价”改造合同,两项费用共计5425万元。

从全球来看,阳煤吉天利该项目都是最先进的,这样的项目竟需要4700万元来改造?单一的的环保设备改造技术费辰极国泰收取就高达725万元,是总项目工程国家级设计院(120万元)设计费的6倍。根本没必要的“改造”却让王自学“固执已见”,种种反常都证明这次冠冕堂皇的技术改造,就是王自学监守自盗的一出“闹剧”,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国有资产通过“正常途径”不断“亏损”。

无资质公司“挂羊头卖狗肉”欺世盗名

更令人惊叹的是,这次投巨资进行项目改造的主角辰极国泰是以北京科技大学下属企业的“身份”获得王自学的“邀请”,并在王自学向阳煤集团招标办提出的申请中,被王自学称为唯一达到阳煤吉天利要求的公司。

\

\

记者从北京工商部门查询得知,辰极国泰是一家计算机软件开发、销售的服务公司 ,根本没有任何跟环保和铅蓄电池有关的资质证件与专利技术,经北京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向北京科技大学函证,辰极国泰与北京科技大学无任何隶属关系,其法定代表人戎豫也不是北京科技大学的教授。

经记者调查了解,辰极国泰是一家普通民营企业,长期租用北京科技大学会议中心220室,只有6名员工,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也仅仅是软件设计、销售计算机、软件等。很显然,就上述改造项目来说,辰极国泰既无生产设备,也没有对应的生产产地和技术团队,更没有与改造项目相关的环保产品生产资质和专利技术,在环保方面也没有行业业绩,至于戎豫更只是北京科技大学的一名普通后勤工人且早已离职、辰极国泰在招标时提供的《高新企业证书》在网上也找不到相应信息。

1127.jpg

如此“简陋”的辰极国泰却能获得4700万元的“天价”合同?这样一家计算机服务公司能制作《高纯度氧化铅熔烧系统设备》和《10万吨∕年废旧铅酸电池处理项目环保设备》?两项设备合同价款分别为1341.7188万元和3358.2812万元,两项合同价格凑成的4700万元是巧合还是利益的分配?

据市场专家对辰极国泰设备分项报价分析,市场最高价格每吨1.5万元的产品,辰极国泰却以每吨23万元、高于市场价格15倍之多销售给阳煤吉天利,也就是说4700万元的设备市场价格仅为300万元。

1128.jpg

合同分项报价

1129.jpg

200螺旋输送机市场价报价

种种蹊跷,让人不禁疑惑,到底是戎豫真的“阴险狡诈”还是王自学确实“昏聩无能”到几近“眼瞎”?

王自学演绎监守自盗的“丑剧”

事实是,王自学和戎豫是相识已久的好友,两人 “里应外合”以“莫须有”的理由和看似“合规”的手段“合法”套取国有资产。

未经任何“推敲”和评估的辰极国泰能如此顺利的取得“天价”合同,要说“朝”中无人,肯定无人会信,在整个合同签订过程中,最重要的招标和专家论证两个环节,都被王自学利用手中的权利掩护辰极国泰轻松过关。

总造价过5000万的设备改造工程,阳煤吉天利并没有进行招投标,而是王自学以吉天利公司的名义向阳煤集团招标办提出申请,要求集团批准邀请辰极国泰中标。引用阳煤吉发字【2014】61号文件原文:“经过我公司多次组织行业及环保专家进行讨论,并对江苏天能集团和湖北骆驼铅酸废旧处理回收项目实地进行考察,同行业还没有一家专门的设备生产厂家或设计公司可以达到《铅蓄电池冶炼行业准入条件》,经过多方联系,北京科技大学的北京辰极国泰科技有限公司能完成我们提出的各项环保指标。在王自学亲自签发的这个申请文件中,连一份关于辰极国泰简介的附件都没有,由此可以看出王自学的‘用心良苦’”。

1130.jpg

阳煤吉天利关于设备改造和升级的专家论证会上,戎豫更是以北京科技大学教授的身份,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论证,其他专家的专业背景和论证的项目也毫不相干,整个论证会就是戎豫一边向专家们发放“专家评审费”,一边以教授身份谈设备改造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就是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论争会,最终达成采用辰极国泰方案和专利技术的意见。如此“论证”真的合规合法吗?

\

\

合同执行过程也屡遭质疑

在设备改造合同执行过程中,王自学要求财务总监张玉涛违规向辰极国泰提前支付880万元,并放弃收取470万的履约保证金和1342万元的预付款保函,而阳煤吉天利却以资金紧张为由,欠缴366名员工的社保至今。资金如此紧张的阳煤吉天利居然对辰极国泰如此“慷慨大气”,实在让人疑惑。王自学如此“任性”使用“财权”,相信再好的公司在其经营下也只有“破产”一途。

直到现在,辰极国泰仅供一少部分设备部件,合同里主要设备均未到货,2016年该项目全面停止至今,阳煤吉天利花巨资5425万元建起一堆废铁,直接影响了原完整的成套进口设备的验收,导致整个项目全部瘫痪。

另外,据阳煤审计部门内部人士爆料,近年来,阳煤集团上亿元的科技经费也是流入假教授戎豫的公司。那么,因严重违纪违法落马的裴西平、大权独揽的王自学和诡谲无行的戎豫,这三者间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联系呢?

希望阳煤相关部门强化问责,健全检查监督、倒查追究责任链条,不能让阳煤吉天利领导层只分享公司红利,而不承担任何责任,更不能让他们监守自盗,使国有资产成为“掌门人”肆意蚕食鲸吞、自肥分肥的禁脔。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